首頁 > 頭條 > 正文
為老闆站台,斂財逾五千萬,他帶着侄兒內兄一起貪腐同坐班房
11-24 11:38:58 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方都市報消息,落馬兩年後,曾任四川省資陽市政府副祕書長的鄒明勇,被資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200萬元,11月24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披露了鄒明勇案貪腐細節。

法院查明,2009年至2019年,鄒明勇在擔任安嶽縣縣長、資陽市政府副祕書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先後為26家單位或個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5431萬餘元,部分受賄事項牽涉其侄兒和妻舅,是“全家腐”的典型。

此外,鄒明勇還濫用職權,越權向某公司撥付優惠扶持資金,造成9500餘萬元的公共財產損失。

鄒明勇到案後,主動交代了辦案機關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實。鄒明勇家人及相關行賄人代鄒明勇退繳了贓款人民幣3034.3711萬元及1.375萬加元。

W020211124261002197171.jpg

鄒明勇。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

組織擬提拔他去省級部門遭婉拒,他一心想在基層當主官

今年53歲的鄒明勇,1968年2月出生,曾任四川省資陽市重點建設項目辦副主任,資陽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四川省安嶽縣委常委、副縣長,安嶽縣委副書記、縣長,資陽市政府副祕書長、辦公室黨組成員。2019年11月在任上落馬,次年7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鄒明勇大學畢業後入職內江市政府法制局,幾年內晉升為市政府辦公室祕書科長。在此期間,組織上曾考慮選拔他到省級部門工作,但他卻婉言拒絕了。鄒明勇告訴辦案人員:“我那時一心想當主官,覺得成就事業的捷徑在基層、基礎在基層,只有主政一方,才有作為。斟酌再三,對權力的嚮往讓我作出了放棄的選擇。”

商人老闆紛紛稱呼他“鄒大爺”“老大”

2007年 7月,鄒明勇由安嶽縣副縣長升任縣委副書記,並在任職兩年後的2009年開始了貪腐之路。此後,他邊“腐”邊升,被“帶病”提拔。2010年9月,因工作表現突出,鄒明勇獲任安嶽縣委副書記、縣長,如願當上了地方政府主官。

一些商人老闆開始“圍獵”鄒明勇,請吃請喝、送錢送物,漸漸與他成為“好哥們”,而鄒明勇也“講義氣”,常常為商人老闆站台、提供幫助。一段時間後,當地政商圈子裏有了“鄒縣長耿直、大氣、講格局”的傳言,商人老闆紛紛稱呼他“鄒大爺”“老大”。

鄒明勇多次與四川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周某某、四川某房地產開發公司法定代表人代某某、四川某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餘某、安嶽縣某投資有限公司股東肖某某等私營企業主打牌,贏錢後大部分叫周某某先保管,將保管的賭資湊整後再交給鄒明勇。

在商人老闆的影響下,鄒明勇變得更加“講究”,他開始熱衷於穿名牌、喝名酒、出入高檔場所,消費水平也隨之提高。鄒明勇告訴辦案人員:“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追求權力財富‘雙豐收’,既要權,也要錢,想着兩個都佔才是‘人生贏家’,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嚴重扭曲。”

9a504fc2d56285351f93d1d1a51554cfa5ef63d6.jpeg

被留置調查期間的鄒明勇。據四川省紀委監委視頻節目《伸手必被捉》。

老闆送300萬元他嫌少,奉上1000萬

老闆餘某是鄒明勇剛走上仕途就認識的朋友,餘某認為鄒明勇是“潛力股”,常常請吃請喝,一起到酒吧、會所等高檔場所消費,在他身上投資不菲。

鄒明勇當上安嶽縣縣長後,餘某認為自己賺錢的機會來了。2011年上半年,餘某找到鄒明勇,請求他幫助協調項目。鄒明勇找到時任分管城建工作的縣領導,順利幫餘某爭取到安嶽縣某安置房小區和高速路連接線道路兩個總投資5億多元的建設項目。項目投資合同簽訂後,餘某準備送給鄒明勇300萬元感謝費,經過幾番試探,鄒明勇明確表示錢少了,拒絕了他的“好意”。

考慮到以後項目推進還需要鄒明勇支持,餘某便與合夥人商議,決定送給鄒明勇以上兩個項目總利潤的20%,待項目結算後支付。2013年2月,餘某等人約鄒明勇在成都某餐廳吃飯,席間向鄒明勇提出上述想法,鄒明勇表示同意。

2015年,高速路連接線道路項目竣工驗收,但安置房項目尚未完工,無法確定利潤,餘某等商議後決定按項目估算利潤5000萬元為標準,再以事先約定的20%比例支付鄒明勇好處費1000萬元,鄒明勇對此表示認可,雙方約定在獲得項目全部投資回報後進行支付。

2018年8月,兩個項目投資款項及回報撥付完畢,餘某向鄒明勇提出支付約定的好處費,並提出兩種方案,一是直接送予現金1000萬元;二是將這1000萬元繼續投入餘某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中,可隨時支取本金並保底送予銀行同期利息。鄒明勇思考後決定將這1000萬元投入餘某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中,繼續生利。

帶着侄子和內兄一起貪腐

鄒明勇除了自己大撈黑錢,還帶動家人一起貪腐。他的內兄江俊和侄子鄒克君成了其腐敗路上的同行者。

2012年江俊從資陽市交通運輸局退休後,找到在安嶽當縣長的妹夫鄒明勇,“找點賺錢的路子?” 當年9月,鄒明勇利用職務之便,幫助某公司承攬到一個建設項目。隨後,鄒明勇向該公司負責人打招呼,讓江俊承攬該項目監理工程。

2013年6月,江俊借用某監理公司資質順利中標,但是中標後的江俊實際上並未實施該項目。礙於鄒明勇的面子,2016年至2018年,該公司項目負責人譚某仍為江俊發放監理費共計56.8萬元。

2011年, 鄒明勇的侄子鄒克君購買了陸某公司開發樓盤中的幾個商鋪,在支付完50萬元定金後,還有480餘萬元尾款無力支付。正當鄒克君一籌莫展時,開發商陸某主動給他打來電話:“我有點事情想找你叔叔,如果你能幫忙協調一下,這房款就可以抵了。”

鄒克君找到叔叔,鄒明勇一口答應。據查,2012年至2014年,鄒明勇利用擔任安嶽縣縣長的職務之便,為陸某公司建設項目補充合同簽訂、土地競拍保證金繳納、款項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2014年8月,陸某經鄒明勇同意後,免收鄒克君商鋪購置款、税款等共計487萬餘元。

一家人“抱團”貪腐,必然“組團”走向深淵。

2020年7月,安嶽縣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鄒克君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80萬元。2020年12月,資陽市雁江區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江俊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30萬元,由資陽市交通運輸局取消其退休待遇。

SXvO3iWCtdhAPb.jpg

鄒明勇受審。

資陽幹部帶着家屬旁聽庭審,築牢家庭防線

2019年11月鄒明勇在資陽市政府副祕書長任上落馬,次年7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經查,鄒明勇在擔任安嶽縣縣長、資陽市政府副祕書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先後為26家單位或個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5431萬餘元。

“我怎麼可能收了這麼多錢?我居然收了這麼多錢!”留置期間,鄒明勇回憶並計算自己收下的每一筆財物,看着累加後的5431萬餘元這一驚人數字,他這才知道自己已犯下嚴重的錯誤,再難回頭。

侄兒和內兄先後受審入獄之後,今年5月19日,鄒明勇站在了在資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審判席上。

庭審當中,兩位涉案人的名字被反覆提及:鄒明勇的內兄江俊、侄子鄒克君。作為家人,江俊和鄒克君不僅沒有幫助鄒明勇抵禦誘惑,反而成為了其貪腐過程中的助手、幫兇,最後同樣身陷囹圄。

“一個人的犯罪,帶來兩個人的緊隨,帶來兩個家庭的失落,代價是慘痛的。”鄒明勇在懺悔時説。

當天,資陽市紀委監委聯合資陽市婦聯開展“清廉之路·攜手同行”活動,組織新提拔縣級領導幹部代表及其配偶,在現場旁聽了鄒明勇一案的庭審,通過典型案件以案促改、以案促防,引導黨員幹部家庭弘揚倡廉、守廉、助廉良好風氣。

資陽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向媒體介紹,此前,資陽已創新開展一對一廉政談話,針對談話對象的崗位職責和實際情況,面對面地交談、點對點地指出。“這次讓家屬一起旁聽庭審,就是讓家人與‘新苗’共同汲取廉潔養分、共同培育良好家風。”

從近年中紀委通報查處的案例看,領導幹部家風不正導致“貪腐夫妻檔、父子兵”“全家腐全家覆”的悲劇有不少。

今年7月,中宣部、中央文明辦、中央紀委機關等多部門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的實施意見》,明確要求把家風建設作為黨員和領導幹部作風建設重要內容,引導黨員和領導幹部築牢反腐倡廉的家庭防線,以純正家風涵養清朗黨風政風社風。

近期,多地開展“家庭式”廉潔教育、警示教育,引導黨員幹部和家屬共同加強家教家風建設,築牢反腐倡廉的家庭防線。比如,海南省委舉行新提拔和進一步使用幹部“家庭式”廉政談話會,135名新提拔和進一步使用省管幹部、159名幹部的配偶和成年子女參加。會前,與會人員還參觀了警示教育基地,觀看了警示教育片和服刑人員現身説法實錄。吉林省紀委監委、省婦聯聯合開展“清風傳家 嚴以治家”主題廉政教育活動,實現吉林省管幹部家屬警示教育全覆蓋。江西省紀委監委結合部分領導幹部夫妻違紀違法典型案例,聯合省婦聯向全省新任省管幹部家屬發出一封書信,要求領導幹部管好親屬,提醒家屬當好家庭監督員。

(資料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四川省紀委監委、12309中國檢察網)

原標題:為老闆站台,斂財逾五千萬,他帶着侄兒內兄一起貪腐同坐班房

【申通快遞香港門市】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上游

舉報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週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舉報內容
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
獲取驗證碼
請先完成短信驗證
取消
確定